三国单机游戏 三国春秋传
三国春秋传-国产三国单机游戏-策略战棋类游戏
你好,请 登陆 或 注册
三国单机游戏首页 策略战棋类游戏主题介绍 国产单机游戏免费下载 赞助国产单机游戏 策略单机游戏话题讨论 我的游戏账户
山林相逢春风乐,浊酒笑谈秋月明
韩遂马腾史料辑录
韩遂马腾史料辑录
海外仙山,三国远航






游戏特色导航

•  [经验分享]三国春秋——国产单机历史策略游戏的继续努力
•  三国春秋,新的起点
•  《三国志13》游迅评测:无愧于经典二字的策略佳作
•  《三国志13》被列出“七宗罪” 像页游一样不停点点点
•  《三国志13》终极前瞻:就要回归传统
•  《三国志13》统一心得评测图文解析
•  《三国志13》战略及AI等体验心得 老玩家感评
•  玩剑侠情缘的日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韩遂马腾史料辑录1

请注意,此文章出自讨论帖,如欲知最新情况,请浏览本主页附属论坛:香港三国论坛。

 

香港三国论坛连结:http://hksan.net/forum/

 

文章出处:http://hksan.net/forum/index.php?showtopic=7946

 


 

内容包括:韩遂(韩约)、边章(边允)、王国等人、宋建(宗建/朱建)、马腾、杨秋等人、曹操马超潼关渭水之战,资料整理未完。如网友有意见或资料补充,欢迎在此发表。

此文是笔者业余「边做边学」之作。前後整理已经近半年,最初以搜集《三国志》、《後汉书》相关内容为主要目标,今大概已达成,只是当初疏於校对,他日仍须再做。部分内容又对照以《资治通监》。近月又开始涉猎近代当代研究专着、袁宏《後汉纪》等古籍,眼界愈开,问题亦愈复杂,须再增加篇幅或改变结构。其中关於《三国志》的专着接触较多,《後汉书》、《资治通监》等方面较弱。


1.1

《後汉书‧灵帝纪》:
中平元年......冬十月......十一月......
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与先零羌叛,以金城人边章、韩遂为军帅,攻杀护羌校尉伶征、金城太守陈懿。

《三国志‧武帝纪》注引《典略》:
(编排於韩遂死时)
遂字文约,始与同郡边章俱着名西州。章为督军从事。遂奉计诣京师,何进宿闻其名,特与相见,遂说进使诛诸阉人,进不从,乃求归。会凉州宋扬、北宫玉等反,举章、遂为主,章寻病卒,遂为扬等所劫,不得已,遂阻兵为乱,积三十二年,至是乃死,年七十余矣。
(边章病死之说,有别於本文1.3章里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所讲的被韩遂所杀。)

又引刘艾《灵帝纪》:
章,一名允。
(原文是「一名元」,校勘从赵一清说改「元」为「允」,两字相近,其他史籍有出现边允此名。)

《文选》卷四十四《陈孔璋檄吴将校部曲文》注亦引《典略》:
韩遂字文约,在凉州阻兵为乱,积三十年,建安二十年乃死。
(《武帝纪》注的「积三十二年」,这里作「积三十年」。所多出的「建安二十年乃死」,符合《武帝纪》。)

《古文苑》卷十九《汉金城太守殷华碑》(一说郦炎所作,一说卫觊所作):
君讳华. 字叔时. 上郡乏阳人. 大匠君之子也. 其先出自有殷. 因国定氏. 不改其号. 圣哲元流. 至君而懿. 幼应琼兰之美. 长有冲邈之志. 敦诗阅礼. [韦番]韣竹贲. 诞循前业. 守以恪恭. 仕历州郡. 忠愕有分. 其大操也. 耽耽虎视. 龙变不羁. 故能雄杰於并域. 声班於上京. 察何孝廉贡. 除郎中左冯翊丞. 协宣文物. 公事知州. 举茂才宛邱令. 崇行宽猛. 示之礼禁. 褒延庠校. 政以惠和. 三载陟陨. 邪临金城. 郡鄣羌虏. 避难迁移. 役兼民匮. 室如悬罄. 乃敷权略. 奖厉威信. 猃狁率服. 不敢窥踰. 兵戢而时动. 因省猎以习义. 兴利弭患. 顺其所乐. 开通狭道. 造作传馆. 吏事咸悦. 不劳而劝. 是以搢绅之徒. 谭讲雅诵. 释军旅之犀革. 陈俎豆於泮宫. 其艾檐軨. 旌显才良. 咨量三寿. 赏刑不僭. 邦场甯静. 岁时丰登. 耆叟击壤. 童齓讴噪. 功朞垣列. 当升宠祚. 旻不耆德. 景命失灵. 以光和元年九月乙酉卒官. 生有嘉休. 终则鼎铭. 於是故吏边笁江英韩遂等追送遐邱. 刊石勒勋. 其辞曰.
於惟明后. 怀德握醇. 昆台之耀. 秀出不羣. 文昭有毅. 武列能仁. 含舒宪墨. 以育生民. 乘纪东壤. 西国着勋. 身没名流. 载世常存. 古之遗老. 非此孰云. 于尔臣恩. 续其[自友]芬.
(《古文苑》目录原以郦炎为作者,但章樵注肯定卫觊之说,并指郦炎死於光和元年九月之前。严可均《全三国文》收入卫觊作品,在卷二十八。卫觊卒於魏明帝时,与光和元年至少相隔五十年。
《古文苑》注指「韩遂」的「遂」,一作「绪」。笔者案:注意到「绪」与韩遂别名「约」同旁。
此文另外「边笁」、「江英」二名,不知谁人。「边笁」不知与边章(边允)有没有关系。)
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:
中平元年......其冬,北地先零羌及枹罕河关腢盗反叛,遂共立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、李文侯为将军,杀护羌校尉泠征。伯玉等乃劫致金城人边章、韩遂,使专任军政,共杀金城太守陈懿,攻烧州郡。
(同书《灵帝纪》「泠征」作「伶征」,沈家本也注意到这点,校勘记有提及。)

注引《献帝春秋》:
凉州(校勘从陈景云说改「梁州」为「凉州」)义从宋建、王国等反。诈金城郡降,求见凉州大人故新安令边允、从事韩约。约不见,太守陈懿劝之使往(校勘改「王」为「往」),国等便劫质约等数十人。金城乱,懿出,国等扶(校勘「扶」应作「挟」)以到护羌营,杀之,而释约、允等。陇西以爱憎露布,冠约、允名以为贼,州购约、允各千户侯。约、允被购,「约」改为「遂」,「允」改为「章」。
(这是宋建跟韩遂等人的唯一希直接联系之处,但这里所载异於其他地方。王国作反之记载都在韩遂边章之後,这里又说韩边二人获释、被冠贼名。
上海古籍出版社重影原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之《後汉书及注释综合引得》中,只有「边允」条目下有「宋建求见故新安令,」此段。自己历来至少发现六七个引得缺处,真要更加小心才行。
另外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「北地先零羌及枹罕河关腢盗反叛」,而宋建盘据之处就是枹罕。)
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:
(编排於宗建被平定时)
十九年......
初,陇西人宗建在枹罕,自称「河首平汉王」,署置百官三十许年。......
(《後汉书‧献帝纪》亦有宋建(宗建/朱建)被平定之事,见本文5.2章。其注指枹罕属金城郡。据《汉书‧地理志下》,枹罕属金城郡。据《後汉书‧郡国志五》,枹罕改属陇西郡。)

注:
建以居河上流,故称「河首」也。
(+集解)

《三国志‧武帝纪》:
(编排於宋建被平定时)
十九年......初,陇西宋建自称「河首平汉王」,聚众枹罕,改元,置百官,三十余年。......

(《三国志‧夏侯渊传》亦然,其平宋建过程所载最详,见本文5.2章。各书及各版本中有「宋建」、「宗建」、「朱建」三种说法。《三国志》俱作「宋建」。虽然这个分歧不存在於《三国志》中,但看见苏杰《三国志异文研究》里也提到一个「宋」与「宗」的例子,苏杰将这情况归入「异体字异文」类别中的「字形演变中的相近混同现象」。他指出,宋元之际,「宋」字的俗写形体近「宗」。)

《後汉书‧盖勳传》:
......为汉阳长史......
中平元年,北地羌胡与边章等寇乱陇右,刺史左昌因军兴断盗数千万。勳固谏,昌怒,乃使勳别屯阿阳以拒贼锋,欲因军事罪之,而勳数有战功。边章等遂攻金城,杀郡守陈懿,勳劝昌救之,不从。边章等进围昌於冀,昌惧而召勳。勳初与从事辛曾、孔常俱屯阿阳,及昌檄到,曾等疑不肯赴。勳怒曰:「昔庄贾後期,穰苴奋剑。今之从事,岂重於古之监军哉!」曾等惧而从之。勳即率兵救昌。到,乃诮让章等,责以背叛之罪。皆曰:「左使君若早从君言,以兵临我,庶可自改。今罪已重,不得降也。」乃解围而去。昌坐断盗徵,以扶风宋枭代之。


1.2

《後汉书‧灵帝纪》:
中平二年......三月,廷尉崔烈为司徒。
北宫伯玉等寇三辅,遣左车骑将军皇甫嵩讨之,不克。
秋七月......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免。八月,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,讨北宫伯玉。......
十一月,张温破北宫伯玉於美阳,因遣荡寇将军周慎追击之,围榆中;又遣中郎将董卓讨先零羌。慎、卓并不克。

《後汉书‧傅燮传》:
後拜议郎。会西羌反,边章、韩遂作乱陇右,徵发天下,役赋无已。司徒崔烈以为宜弃凉州。诏会公卿百官,烈坚执先议。燮厉言曰:「斩司徒,天下乃安。」尚书郎杨赞奏燮廷辱大臣。帝以问燮。燮对曰:「昔冒顿至逆也,樊哙为上将,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,愤激思奋,未失人臣之节,顾计当从与不耳,季布犹曰『哙可斩也』。今凉州天下要冲,国家藩卫。高祖初兴,使郦商别定陇右;世宗拓境,列置四郡,议者以为断匈奴右臂。今牧御失和,使一州叛逆,海内为之骚动,陛下卧不安寝。烈为宰相,不念为国思所以弭之之策,乃欲割弃一方万里之土,臣窃惑之。若使左衽之虏得居此地,士劲甲坚,因以为乱,此天下之至虑,社稷之深忧也。若烈不知之,是极蔽也;知而故言,是不忠也。」帝从燮议。
(《资治通监》将此编排於三月崔烈为司徒之後。
傅燮,後来任汉阳太守,抵抗韩遂等人时战死,见本文1.3章。)


《後汉书‧皇甫嵩传》:
会边章、韩遂作乱陇右,明年春,诏嵩回镇长安,以卫园陵。章等遂复入寇三辅,使嵩因讨之。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:
中平元年......其冬......明年春,将数万骑入寇三辅,侵逼园陵,托诛宦官为名。诏以卓为中郎将,副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征之。嵩以无功免归,而边章、韩遂等大盛。朝廷复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,假节,执金吾袁滂为副。拜卓破虏将军,与荡寇将军周慎并统於温。并诸郡兵步骑合十余万,屯美阳,以卫园陵。章、遂亦进兵美阳。温、卓与战,辄不利。十一月,夜有流星如火,光长十余丈,照章、遂营中,驴马尽鸣。贼以为不祥,欲归金城。卓闻之喜,明日,乃与右扶风鲍鸿等并兵俱攻,大破之,斩首数千级。章、遂败走榆中,温乃遣周慎将三万人追讨之。温参军事孙坚说慎曰:「贼城中无谷,当外转粮食。坚愿得万人断其运道,将军以大兵继後,贼必困乏而不敢战。若走入羌中,并力讨之,则凉州可定也。」慎不从,引军围榆中城。而章、遂分屯葵园狭,反断慎运道。慎惧,乃弃车重而退。温时亦使卓将兵三万讨先零羌,卓於望垣北为羌胡所围,粮食乏绝,进退逼急。乃於所度水中伪立[阝焉]以为捕鱼,而潜从[阝焉]下过军。比贼追之,决水已深,不得度。时众军败退,唯卓全师而还,屯於扶风,封斄(其实原文不是这个字)乡侯,邑千户。

(王先谦《後汉书集解》:
惠栋曰:《山阳公载记》云卓谓长史。刘艾曰:孙坚随周慎行,谓慎求将万兵造金城,使慎以二万作後驻,边、韩城中无宿谷,当於外运,畏慎大兵不敢轻,与坚战而坚兵足以断其运道,儿曹用必还羌谷中,凉州或能定也。温不能用,自攻金城,坏其外垣。驰使语,温自以克在旦夕,温时亦以计中也。而渡辽儿果断葵园,慎弃辎重走。)


《三国志‧董卓传》:
韩遂等起凉州,复为中郎将,西拒遂。于望垣硖北,为羌、胡数万人所围,粮食乏绝。卓伪欲捕鱼,堰其还道当所渡水为池,使水渟满数十里,默从堰下过其军而决堰。比羌、胡闻知追逐,水已深,不得渡。时六军上陇西,五军败绩,卓独全众而还,屯住扶风。拜前将军,封斄乡侯,徵为并州牧。
(据《後汉书》董卓先封斄乡侯,中平五年拜为前将军,六年任并州牧。)

《三国志‧孙坚传》:
边章、韩遂作乱凉州,中郎将董卓拒讨无功。中平三年,遣司空张温行车骑将军,西讨章等。温表请坚与参军事,屯长安。温以诏书召卓,卓良久乃诣温。温责让卓,卓应对不顺。坚时在坐,前耳语谓温曰:「卓不怖罪而鸱张大语,宜以召不时至,陈军法斩之。」温曰:「卓素着威名於陇蜀之间,今日杀之,西行无依。」坚曰:「明公亲率王兵,威震天下,何赖於卓?观卓所言,不假明公,轻上无礼,一罪也。章、遂跋扈经年,当以时进讨,而卓云未可,沮军疑众,二罪也。卓受任无功,应召稽留,而轩昂自高,三罪也。古之名将,仗钺临众,未有不断斩以示威者也,是以穰苴斩庄贾,魏绦戮杨干。今明公垂意於卓,不即加诛,亏损威刑,於是在矣。」温不忍发举,乃曰:「君且还,卓将疑人。」坚因起出。章、遂闻大兵向至,党众离散,皆乞降。军还,议者以军未临敌,不断功赏,然闻坚数卓三罪,劝温斩之,无不叹息。
(按两书《董卓传》所言,董卓也是有点嚣张的本钱。《後汉书》以皇甫嵩为主要承担责任者,不如这里。
记载详尽的《後汉书》几处都说张温接棒讨贼在中平二年,《资治通监》亦从,独《孙坚传》是中平三年。
董卓与张温素来不睦,後来董卓专权时藉词杀张温。)



1.3

《後汉书‧灵帝纪》:
三年春二月......车骑将军张温为太尉......
四年......夏四月,凉州刺史耿鄙讨金城贼韩遂,鄙兵大败,遂寇汉阳,汉阳太守傅燮战没。扶风人马腾、汉阳人王国并叛,寇三辅。
太尉张温免,司徒崔烈为太尉。五月......
十一月,太尉崔烈罢......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:
三年春,遣使者持节就长安拜张温为太尉。三公在外,始之於温。其冬,徵温还京师,韩遂乃杀边章及伯玉、文侯,拥兵十余万,进围陇西。太守李相如反,与遂连和,共杀凉州刺史耿鄙。而鄙司马扶风马腾,亦拥兵反叛,又汉阳王国,自号「合众将军」,皆与韩遂合。共推王国为主,悉令领其众,寇掠三辅。
(本文1.1章里的《典略》文指边章病死。)

袁宏《後汉纪‧灵帝纪下》:
五年......
五月,凉州剌史耿鄙击王国,败绩。初,鄙合六郡兵将欲讨国。汉阳太守傅燮谏之曰:「使君统政日浅,民未知化。孔子曰:『不教民战,是谓弃之。』今率不教之民,越大陇之阻,贼闻大军将至,必万人同心,其锋难当也。万一内变,悔何及也。不若息军养德,明赏罚以教民战。贼得宽容,必谓我怯,羣恶争势,其离可必。然後率已教之人,讨离隟之贼,其功可立。今不为万全之福,而就危败之祸,不为使君取也。」鄙不从,临阵前锋果败。鄙为别驾所害,国遂围汉阳太守傅燮。时北胡骑数千在城外,皆叩头流涕,欲令燮弃郡归乡里。燮子干进曰:「国家昏乱,贤人斥逐,大人以正不容於朝。今天下以叛,兵不足以守,乡里羌胡被大人恩者,欲令弃郡而归,愿大人计之。徐归乡里率贤士大夫子弟而辅之。」言未终,燮叹曰:「汝知吾必死邪?盖『圣达节,次守节』。且殷纣之暴,伯夷不食周粟而死,仲尼以为贤。今朝廷不甚殷纣,吾德不及伯夷,吾行何之乎?」王国使故酒泉太守黄衍说燮曰:「天下事已可知矣。先起者上有霸王之业,下成伊吕之勳。天下非复汉有,府君宁有意为吾属师乎?」燮案剑叱之曰:「若非国家剖符之臣邪?求利焉逃其难。且诸侯死社稷,正也。」遂麾左右出战,临阵而死。上甚悼惜之,策谥曰壮节侯。燮字南容,北地灵州人。身长八尺,严恪有志操威容,性刚直履正,不为权贵改节。
(《後汉书》指事在中平四年,不同於《後汉纪》中平五年。

万有文库本断句作「兵不足以守乡里. 羌胡被大人恩者」。以上标点参考周天游校注本,以及中华书局《後汉书》点校本(见下)「而兵不足自守,乡里羌胡先被恩德」。「北胡骑」应是「北地胡骑」。傅燮是北地人,「乡里」指北地,不应是汉阳。况且既是劝归乡里,又何以谈不足以守乡里?按照前文後理,应从。笔者所见周天游校注本是网路文,无「以」字,未知原因。)

《後汉书‧傅燮传》:
......出为汉阳太守。
......燮善恤人,叛羌怀其恩化,并来降附,乃广开屯田,列置四十余营。
时刺史耿鄙委任治中程球,球为通奸利,士人怨之。 中平四年,鄙率六郡兵讨金城贼王国、韩遂等。燮知鄙失众,必败,谏曰:「使君统政日浅,人未知教。孔子曰:『不教人战,是谓弃之。』今率不习之人,越大陇之阻,将十举十危,而贼闻大军将至,必万人一心。边兵多勇,其锋难当,而新合之众,上下未和,万一内变,虽悔无及。不若息军养德,明赏必罚。贼得宽挺,必谓我怯,群恶争埶,其离可必。然後率已教之人,讨已离之贼,其功可坐而待也。今不为万全之福,而就必危之祸,窃为使君不取。」鄙不从。行至狄道,果有反者,先杀程球,次害鄙,贼遂进围汉阳。城中兵少粮尽,燮犹固守。
时北地胡骑数千随贼攻郡,皆夙怀燮恩,共於城外叩头,求送燮归乡里。子干年十三,从在官舍。知燮性刚,有高义,恐不能屈志以免,进谏曰:「国家昏乱,遂令大人不容於朝。今天下已叛,而兵不足自守,乡里羌胡先被恩德,欲令弃郡而归,愿必许之。徐至乡里,率厉义徒,见有道而辅之,以济天下。」言未终,燮慨然而叹,呼干小字曰:「别成,汝知吾必死邪?盖『圣达节,次守节』。且殷纣之暴,伯夷不食周粟而死,仲尼称其贤。今朝廷不甚殷纣,吾德亦岂绝伯夷?世乱不能养浩然之志,食禄又欲避其难乎?吾行何之,必死於此。汝有才智,勉之勉之。主簿杨会,吾之程婴也。」干哽咽不能复言,左右皆泣下。王国使故酒泉太守黄衍说燮曰:「成败之事,已可知矣。先起,上有霸王之业,下成伊吕之勳。天下非复汉有,府君宁有意为吾属师乎?」燮案剑叱衍曰:「若剖符之臣,反为贼说邪!」遂麾左右进兵,临阵战殁。谥曰壮节侯。

注:
燮,北地人,故云乡里也。

 

注:

师即君也。尚书曰「作之君,作之师」也。

(「北地胡骑」,原作「北胡骑」,校勘以下文云「乡里羌胡」为由,补「地」字。笔者案:《後汉纪》亦作「北胡骑」,如类似记载有脱字,应发生在早期。所见《资治通监》作「北地胡骑」,不知是否近人校正,待查。

「吾属师」,李贤注释为「师即君」。《资治通监》「师」作「帅」。
「浩然之志」,校勘正「皓」为「浩」。
这些事的发生年份说法不一,《资治通监》跟从《後汉书‧灵帝纪》中平四年。《通监》将韩遂杀边章等事编排於中平四年三月下。马腾亦反、众人合而共推王国为主,编排於夏四月耿鄙、傅燮亡後,如《灵帝纪》。
《通监》的文字,以《後汉书‧傅燮传》为骨干,不同之处有三:
其一,只言耿鄙讨韩遂,而不是讨韩遂、王国,《资治通监》前文未出现过王国此人,因此王国在使黄衍说傅燮时才首次出场。
其二,指王国是狄道人,此说见於袁宏《後汉纪》。《三国志》与《後汉书》未言王国是狄道人,《後汉书》至少三处提到王国是汉阳人。
其三,《傅燮传》只说耿鄙军行至狄道有反者,《资治通监》指有州别驾反,此说亦是见於袁宏《後汉纪》,而《华阳国志‧刘二牧志》、《三国志‧刘焉传》云「凉州杀刺史耿鄙」,《後汉书‧刘焉传》云「并州刺史张懿、凉州刺史耿鄙并为寇贼所害」。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是「太守李相如反,与遂连和,共杀凉州刺史耿鄙」。
王夫之《读通监论》对傅燮评价极高,他认为:「汉之将亡,有可为社稷臣者乎?朱儁、卢植、王允未足以当之,唯傅燮乎!......」

傅燮之子傅干,《傅燮传》云傅干「位至扶风太守」,《三国志‧武帝纪》注云「终於丞相仓曹属」,《晋书‧傅玄传》所载同《傅燮传》,下文亦有至少两次提及傅干,故在此特作介绍。傅玄,傅干之子,其着作《傅子》,裴松之注《三国志》时多次引用,但可信性常受质疑,常读《三国志》者必不陌生。)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注引《典略》:
腾字寿成,扶风茂陵人,马援後也。长八尺余,身体洪大,面鼻雄异,而性贤厚,人多敬之。

《三国志‧马超传》注亦有引《典略》:
腾字寿成,马援後也。桓帝时,其父字子硕,尝为天水兰干尉。後失官,因留陇西,与羌错居。家贫无妻,遂娶羌女,生腾。腾少贫无产业,常从彰山中斫材木,负贩诣城市,以自供给。腾为人长八尺余,身体洪大,面鼻雄异,而性贤厚,人多敬之。灵帝末,凉州刺史耿鄙任信奸吏,民王国等及氐、羌反叛。州郡募发民中有勇力者,欲讨之,腾在募中。州郡异之,署为军从事,典领部众。讨贼有功,拜军司马,後以功迁偏将军,又迁征西将军,常屯汧、陇之间。初平中,拜征东将军。是时,西州少谷,腾自表军人多乏,求就谷於池阳,遂移屯长平岸头。而将王承等恐腾为己害,乃攻腾营。时腾近出无备,遂破走,西上。(未完)

(两书俱引《典略》。《三国志‧马超传》注之引文极详,但无「扶风茂陵人」,《马超传》原文已指马超是右扶风茂陵人;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注之引文至「人多敬之」为止,中间又无「桓帝时,其父字子硕......」、「腾少贫无产业......」两段。《典略》只言马腾为官、讨贼,全无为乱之事,後又云「待士进贤,矜救民命,三辅甚安爱之」(见本文3.1章),尽是美言,与其他记载大大不同。还有些分析写於本文2.1章。)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又注引《献帝传》:
(编排於提到董卓专权後欲结韩遂马腾之时)
腾父平,扶风人。为天水兰干尉,失官,遂留陇西,与羌杂居。家贫无妻,遂取羌女,生腾。

(对於马腾父亲的记载,《献帝传》与《典略》大致相同,但《典略》有字无名,《献帝传》有名无字。演义则是名肃字子硕,「马肃」这个名不知是作出来还是有甚麽根据。
然而,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注先後引了两书,《献帝传》不像《典略》那样安排於初提马腾之时,这是费解之一。两书近似而一有名一有字,注者只取《献帝传》,《典略》中有关马腾父的一段却不见了,这是费解之二。如果不是各书文本流传过程中有变,难道是注者为免资料重覆,所以不列出《典略》里跟《献帝传》重叠的内容,但又忽略了名与字的问题?)



1.4

《後汉书‧灵帝纪》:
五年......十一月,凉州贼王国围陈仓,右将军皇甫嵩救之。......
六年春二月,左将军皇甫嵩大破王国於陈仓。

《後汉书‧皇甫嵩传》:
五年,凉州(校勘改「梁州」为「凉州」)贼王国围陈仓,复拜嵩为左将军,督前将军董卓,各率二万人拒之。卓欲速进赴陈仓,嵩不听。卓曰:「智者不後时,勇者不留决。速救则城全,不救则城灭,全灭之埶,在於此也。」嵩曰:「不然。百战百胜,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。是以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我,可胜在彼。彼守不足,我攻有余。有余者动於九天之上,不足者陷於九地之下。今陈仓虽小,城守固备,非九地之陷也。王国虽强,而攻我之所不救,非九天之埶也。夫埶非九天,攻者受害;陷非九地,守者不拔。国今已陷受害之地,而陈仓保不拔之城,我可不烦兵动众,而取全胜之功,将何救焉!」遂不听。王国围陈仓,自冬迄春,八十余日,城坚守固,竟不能拔。贼众疲敝,果自解去。嵩进兵击之。卓曰:「不可。兵法,穷寇勿追,归众勿迫(校勘改「穷寇勿迫,归众勿追」为「穷寇勿追,归众勿迫」)。今我追国,是迫归众,追穷寇也。困兽犹鬬,蜂虿有毒,况大众乎!」嵩曰:「不然。前吾不击,避其锐也。今而击之,待其衰也。所击疲师,非归众也。国众且走,莫有鬬志。以整击乱,非穷寇也。」遂独进击之,使卓为後拒。连战大破之,斩首万余级,国走而死。卓大慙恨,由是忌嵩。

《三国志‧董卓传》注引《灵帝纪》:
中平五年,徵卓为少府,敕以营吏士属左将军皇甫嵩,诣行在所。卓上言:「凉州扰乱,鲸鲵未灭,此臣奋发效命之秋。吏士踊跃,恋恩念报,各遮臣车,辞声恳恻,未得即路也。辄且行前将军事,尽心慰恤,效力行陈。」六年,以卓为并州牧,又敕以吏兵属皇甫嵩。卓复上言:「臣掌戎十年,士卒大小,相狎弥久,恋臣畜养之恩,乐为国家奋一旦之命,乞将之州,效力边陲。」卓再违诏敕,会为何进所召。

《後汉书‧董卓列传》:
五年,围陈仓。乃拜卓前将军,与左将军皇甫嵩击破之。韩遂等复共废王国,而劫故信都令汉阳阎忠, 使督统诸部。忠耻为众所胁,感恚病死。遂等稍争权利,更相杀害,其诸部曲并各分乖。

注引《英雄记》:
王国等起兵,劫忠为主,统三十六部,号「车骑将军」。

(《皇甫嵩传》是王国败走而死;《董卓列传》是韩遂等共废王国,再劫阎忠为主;《英雄记》是王国等劫阎忠为主。)

《三国志‧贾诩传》注引《九州春秋》:
中平元年,车骑将军皇甫嵩既破黄巾,威震天下。阎忠时罢信都令,说嵩曰:「夫难得而易失者时也,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,故圣人常顺时而动,智者必因机以发。今将军遭难得之运,蹈易解之机,而践运不抚,临机不发,将何以享大名乎?」嵩曰:「何谓也?」忠曰:「天道无亲,百姓与能,故有高人之功者,不受庸主之赏。今将军授钺於初春,收功於末冬,兵动若神,谋不再计,旬月之间,神兵电扫,攻坚易於折枯,摧敌甚於汤雪,七州席卷,屠三十六方(从何焯说删「三十六万方」之「万」字),夷黄巾之师,除邪害之患,或封户刻石,南向以报德,威震本朝,风驰海外。是以羣雄回首,百姓企踵,虽汤武之举,未有高於将军者。身建高人之功,北面以事庸主,将何以图安?」嵩曰:「心不忘忠,何为不安?」忠曰:「不然。昔韩信不忍一餐之遇,而弃三分之利,拒蒯通之忠,忽鼎跱之势,利剑已揣其喉,乃叹息而悔,所以见烹於儿女也。今主势弱於刘、项,将军权重於淮阴,指麾可以振风云,叱咤足以兴雷电;赫然奋发,因危抵颓,崇恩以绥前附,振武以临後服;徵冀方之士,动七州之众,羽檄先驰於前,大军震响於後,蹈蹟漳河,饮马孟津,举天网以网罗京都,诛阉宦之罪,除羣怨之积忿,解久危之倒悬。如此则攻守无坚城,不招必影从,虽儿童可使奋空拳以致力,女子可使其褰裳以用命,况厉智能之士,因迅风之势,则大功不足合,八方不足同也。功业已就,天下已顺,乃燎于上帝,告以天命,混齐六合,南面以制,移神器於己家,推亡汉以定祚,实神机之至决,风发之良时也。夫木朽不雕,世衰难佐,将军难欲委忠难佐之朝,雕画朽败之木,犹逆阪而走丸,必不可也。方今权宦羣居,同恶如市,主上不自由,诏命出左右。如有至聪不察,机事不先,必婴後悔,亦无及矣。」嵩不从,忠乃亡去。
(《後汉书‧皇甫嵩传》原文亦有此记载。)

亦引《英雄记》:
凉州贼王国等起兵,共劫忠为主,统三十六部,号车骑将军。忠感慨发病而死。
(《後汉书‧皇甫嵩传》注又有引用。故《英雄记》本亦有阎忠因被胁而病死的记载。)


春秋游戏服务号

欢迎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!

微信号 SeasonGames(春秋游戏)

历史人文气息,游戏情怀实现

专注於三国、宋明等历史时期策略游戏的创造与思考,也会有一些评测,欢迎加入探讨。

详见  http://season-tea.com

香港三国志/黄巾小贼

2015年05月31日21时45分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  返回列表
评论集
暂无评论!
<%= WebTools.IsEnglish ? "Post your comment" : "发表评论" %>发表评论
昵称:   
邮箱:    登陆  注册
(仅管理员可见)
内容:   验证:   验证码
(不区分大小写)

          
海天云阔凭谁问,盛境来临终有时

三国题材游戏大全    非凡软件站    姑苏居设计最好的苏州   牧羊三国论坛    中华MOD网    我们的三国    中三之家 

关於我们   |    联系方式   |    隐私策略   |    友情链接   |    加入收藏   |    设为首页

© 2010  三国单机游戏  三国春秋传  林苑乐游戏  版权所有